中新网客户端6月24日电 23日,CBA联赛官网公布两份裁判报告,浙江广厦和山西男篮都各遭遇一次错判。

根据公告,在22日中午山西与江苏比赛中,最后2分钟,裁判共做出了5次判罚,其中有1次判罚错误。

在广厦95:90险胜上海一战中,裁判最后2分钟的5次判罚中存在一次误判。比赛还剩53.7秒时,广厦以90:83领先上海,上海外援麦卡勒姆3分线外起跳投篮时,孙铭徽追防,但重新发生发生侵人犯规,临场裁判员宣判孙铭徽侵人犯规。(完)

近期我国财政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

积极财政政策有多大空间?今年赤字率能到什么水平?债务规模有多大?货币政策有多大空间……

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手段之一,财政政策历来是两会上最受关注的焦点,市场也高度期待即将推出的积极财政政策举措。

该护士于4月23日出现症状,4月29日确诊,目前在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治疗。

第一次是疫情在国内暴发所带来的冲击,第二次是全球疫情蔓延带来的冲击。

一季度经济增速同比下降6.8%,对我们国家来说,近40年罕见。

在比赛还剩6秒的时候,江苏外援布莱克尼接同伴传球同时右脚踩在中线上,使球非法地回到他的后场,裁判员未宣判球回后场违例。那场比赛中,山西男篮凭借末节的33:20,以106:102逆转击败江苏队。

财政政策要针对“六保”精准发力

刘尚希:为了应对两个“前所未有”,在财政政策上要表现出一定力度,通常的理解是要加大财政支出规模。

财政政策应当成为风险管理的工具,对风险进行隔离、进行抑制,从而使得整个国家的公共风险最小化。

NBD:受到疫情冲击,一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随着当前复工复产达到正常水平,经济社会秩序逐步恢复,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财政收支形势?

NBD:两会临近,市场对“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高度关注,也非常期待一些新的刺激举措,您如何理解积极的财政政策?

站在明天看今天,从未来看现在。这就是风险思维,也是底线思维。

现在我国抗击疫情已经进入常态化阶段,而从经济指标来看,累计的数据仍然是同比下滑,只能说降幅收窄,还没到完全稳住的地步。

只有转向这种风险管理,强化风险思维、风险意识,才有可能看到风险、知道风险在哪。

当前,国内、国外不确定的形势叠加在一起,从经济社会的发展,到财政、金融运行,都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

截至29日,新加坡累计确诊新冠病例15641例。

刘尚希告诉记者表示,中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从整体上把握,就是要对冲风险,比如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对冲企业经营困难、对冲疫情减收增支影响,以及对冲基层财政困难等。

据悉,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之前曾有一名勤务员和一名病患服务助理确诊,此次是首次有护士确诊。

中央提出的“六保”,我认为就是看到了六大风险点。

刘尚希:从今年前4个月的数据来看,受疫情冲击,经济、财政指标同比基本是下降的,只有金融相关指标等少部分同比增长。

中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从整体上把握,要旨就是要对冲风险。比如,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对冲企业经营困难、对冲疫情减收增支影响,以及对冲基层财政困难。

刘尚希:我认为现在积极财政政策更富有前瞻性的考虑,不仅仅是考虑现在怎么办,更瞄准了未来的趋势,把现在怎么办和下一步怎么办整体考虑,以对未来风险情景的判断来指导当前的行动。

在这种形势下,地方支出不断刚性化,收入却在急剧减少。

在4月17日这个时间节点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用两个“前所未有”来描述和判断当前的形势,我想这是经过周密研究得出的结论。

就当前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这六个风险点像灭火一样,相互隔离开来,避免它们串在一起,形成更大的火势。

“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

这两次冲击叠加,放大了经济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所以导致经济增速深度下滑。

如果说长期来看中国发展面临着战略机遇期,那么短期这个较高风险的轨道也不能忽视,短期的判断恐怕也不能仅仅基于当前的数据,还要长远地看,将可能面临的高风险轨道综合衡量,来判断全年及以后的发展态势。

中央对当前形势有非常科学精准的判断。4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到两个“前所未有”:

今年一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仍然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

政府要过紧日子 重点是调整优化支出结构

受疫情冲击,各地的税收大幅度下滑。半数以上省份的地方财政收入下降幅度超过10%,同时又有大量的刚性支出,如抗击疫情、救助企业和贫困家庭,部分地区为了恢复经济发放消费券等。这些都是必须要花的钱。

所以,我觉得当前财政政策要针对中央提出的“六保”发力,最大限度拓展政策空间,精准施策,让资金直达“六保”,让居民就业、市场主体、产业链供应链等方面的风险得到有效对冲,给经济社会注入更大确定性。

如何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按照中央的部署,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有为,将采取适当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等多方面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疫情的冲击还不仅仅只有一次,而是有两次。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进行了专访。

NBD:中央提出要加大宏观调控对冲力度,全国两会即将召开,您认为财政政策方面将如何加大宏观调控对冲力度?

报道称,根据新加坡卫生部的文告,该名23岁马来西亚籍女子近期没有去过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或地区。而她在入院前大多时候都在休病假,仅曾去上班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