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库卡之前,美的曾与库卡签订协议,保证不会促使员工人数改变、关闭基地及任何搬迁行动产生,不会寻求库卡退市。

收购库卡3年后,美的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因为缺乏生长激素,林立需要每天注射生长激素才可以勉强维持与正常孩子相当的生长速度。注射量是按体重来算的,没胖起来之前,林立每天只需注射4个单位,现在的注射量需要增加2个单位,这意味着,一个月下来需要多花约2000元药费。

4.与库卡集团将共同发掘服务机器人的巨大市场,提供更加丰富多样化专业化的服务机器人产品。

库卡是美的集团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业务的最主要收入来源。从美的财报上看。以库卡集团作为核心的美的集团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业务,营收连续的下滑,2019年该业务营收为251.92亿元,同比减少1.89%。毛利为20.79%,较2018年22.85%的毛利下滑了大致两个百分点。

加财政部长莫诺表示,这次减免关税将进一步消除财务障碍,以确保加拿大人和企业在疫情期间获得所需的个人防护物资和其他必要的医疗设备。

更严重的是,在美的2019财年财报公布后,业内普遍认为,美的集团最大的风险就在于收购库卡所带来的巨额的商誉减值风险。美的财报显示,2019年美的集团的商誉值为282.07亿元,其中因为收购库卡集团而产生的商誉值约为222.4亿元。可是,即便库卡业绩并不理想,但是在商誉层面,美的集团至今未对库卡进行减持安排。

收购库卡之前,美的曾与库卡签订协议,保证不会促使员工人数改变、关闭基地及任何搬迁行动产生,不会寻求库卡退市。而今,美的爆出高管冻薪30%,这个中国家电的龙头企业,真的已经风满楼了么?

为了拿下库卡,这桩收购一波三折。除却库卡的老股东之外,德国部分政府官员、甚至总理默克尔也参与其中。他们多担心这颗“德国明珠”企业被美的收购之后,战略方向、知识产权、员工队伍是否会受影响,但美的开出的价格,对于多数股东而言,都极具诱惑力。

近300亿人民币买下来的公司,折算下来,贡献息税前利润连3亿人民币都不到。原本抱着美好希望出海,付出巨大代价的股东们极度不满。

林立是一位生长激素缺乏的矮小症患儿,在过去的两三年中,一直定期找董关萍就诊。董关萍上一次见到林立是今年1月,当时林立身高1.4米,体重35公斤。时隔4个月,当董关萍再次见到他时,林立除了身高长了3厘米以外,体重已经飙升到了50公斤。

在某些情况下,相关进口商需要为医疗产品承担高达18%的关税。根据最新的海关通告,进口商可在两年内申请相关退税。

以至于彼时的美的副总裁李飞德发表公开演讲,“中国制造的全球智战略:美的收购库卡案例。”

对比同样收购德国上市的公司的潍柴集团,无论是从整合效果还是从被收购公司的股价表现来看,潍柴对KION的收购都要好于美的对库卡的收购,潍柴对商誉的减值测试方法是用KION上市公司的市值减去处置费用来确定,由于KION上市后股价表现较好,并不存在商誉减值。但如果美的采用和潍柴相同的减值测试方法,那这笔对库卡的收购应该计提减值了。

邵洁建议,学龄前、学龄期儿童和青少年,一天应该保持3个小时以上的体育活动,其中1个小时以上为中高强度的身体活动或体格锻炼,例如跳绳、打球、扔沙包等,能使身体微微出汗,心律达到每分钟120次以上的,就可以称之为中高强度的锻炼。

疫情让门诊中的胖孩子多了起来

近些年,儿童肥胖已经成为影响我国儿童身体健康的重要因素。2017年,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指出,如果不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至2030年,我国7岁及以上学龄儿童超重及肥胖检出率将达到28%,超重肥胖的儿童数将增至4948万人。

林立的妈妈诉苦说:“我们已经把零食都藏起来了,但是没有用,晚上睡觉后,他还是会偷偷找出来,甚至自己煮东西吃。”看到曾经挺瘦的林立已经胖得变了个人,董关萍问他:“你不怕同学们说你吗?”林立似乎觉得没什么:“没有人说我,因为其他同学也都胖了。”

对于这桩收购,美的无疑是极其上心的。要知道,这笔收购开始之初,美的集团原本宣布了要约收购库卡集团30%以上股份的意向,2017年1月完成交割后,美的集团共争取来了有库卡约94.55%的股份。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学校停课,孩子们宅在家里吃的多、动的少,不知不觉就长胖了。董关萍说,4月以来,门诊中肥胖的小孩明显增多。2019年,浙大儿院内分泌科门诊量约为7.3万人次,其中因超重肥胖就诊的患儿约占20%。董关萍表示,每年暑假结束后,都是胖孩子就诊的高峰期,这可能和暑假时间长,夏天天气热,孩子活动量少有关系。

最终,这笔交易以292亿元得以成交,美的拿下库卡94.55%的股权,实现了绝对控股,最终收购价格溢价36.2%。

当地时间5月4日,在加拿大大多伦多地区一家花圃,市民挑选盆花或种苗。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但收购完成后,库卡的业绩并未按照美的预期的方向发展。

业务层面,应用于汽车供应链的机器人业务仍为库卡的主业,但随着全球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制造商开始削减开支以抵御寒冬,中国的汽车市场的增长在过去10年间已趋于平缓,留给库卡的空间已然不多了。

除了影响身高,性早熟还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带来不利影响,由此而产生一些社会问题。董关萍指出,如果性激素暴露太早、太多,女孩子今后乳腺和子宫发生问题的概率会高一些,男孩子性腺方面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以福伊特为例,其在2014年、2015年收购库卡25.1%的股权约花了3.7亿欧元,而美的愿意以12亿欧元的价格收购其手中的股权,相当于2年净赚8亿多欧元,这对于在2015年还亏损9266万欧元的福伊特公司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儿童青少年每天应保持1小时中高强度锻炼

2.库卡将帮助美的进一步升级生产制造与系统自动化,成为中国制造业先进生产的典范。公司与库卡合作将促进行业一流的自动化制造解决方案向全国一般工业企业的推广,并拓展B2B的产业空间。

3.美的子公司安得物流将极大受益于库卡集团子公司瑞士格领先的物流设备和系统解决方案,提升物流效率,拓展第三方物流业务。

技术层面,库卡的专利相当亮眼。根据库卡机器人公司公开的数据,库卡在全球拥有超过4000项的相关专利技术,其中约有150项专利在中、美、日、欧、韩五地通用。曾经在网上盛传的特斯拉工厂生产汽车的视频中,大量的机器人打磨制造汽车的景象,采用的便是库卡制造的工业机器人。

只因在完成这笔天价收购时候,为打消法国当局与原有股东的顾虑,美的曾与库卡签订一份承诺协议,承诺“到2023年底的未来八年里,美的不会削减库卡公司的现有1.23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奥格斯堡总部的3500个岗位,而且公司的董事会也自动保留下去,特别是技术知识和商业数据都将得到保护。”

这是一家成立于1989年的公司,是世界上领先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之一,与发那科、安川、ABB并列为全球四大工业机器人公司。根据2019年的数据,在全球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占有率中,发那科占据了17%的市场份额,ABB占据了11%的市场份额,安川与库卡占据了9%的市场份额。

1.深入全面布局机器人产业,与库卡集团将联合开拓广阔的中国机器人市场;

在中国家用电器行业,美的虽然在空调的市场占有率逊于格力,但小家电的市场占有率却位居全国第一。在2020年4月30日公布的2019年年报中,2019年全年,美的年营收2782.16亿元,净利润242.11亿元。

董关萍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家长们一般不会单纯因为孩子胖来就诊,而是发现了因肥胖导致的病症才来,性早熟便是其中一种。有时候,董关萍一天看的90多位患儿有一半是性早熟。

库卡的业绩不振也直接传导到对美的集团的业绩。

如果女孩8周岁之前乳房发育,男孩9周岁之前睾丸增大,就可考虑是性早熟。董关萍表示,因为乳房发育比较直观,所以女孩的性早熟一般会被及时发现,“而男孩子的性早熟会先长睾丸,身体没有其他反应,一年之后才会长胡须、变声,往往到这时家长们才发现,再带孩子来就诊就有些晚了。”因此,董关萍建议,孩子如果体重增加明显,家长应该注意孩子是否性早熟,特别是男孩子,这一点爸爸们要格外留意。

加拿大公共服务和采购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加联邦政府已订购逾3.27亿个口罩,到货数量约2600万个。订购N95口罩1.54亿个,到货约913万个。累计病例数占全国约54%的魁北克省近日租用世界最大的货运飞机安-225运输机,从中国运送医用物资。(完)

更为严重的是,林立的胰岛素指标已经变高,董关萍表示,由此可能诱发糖尿病,此外,由于注射生长激素可能不利于糖代谢,如果胰岛素长期高下去,林立矮小症的治疗也会受影响。

这种情形之下,美的又能协助库卡挺过寒冬么?我们将持续关注。

2017年1月,风雨招摇全球的美的收购德国库卡案终于尘埃落定,这场联姻一度被人称之为,欧洲贵族小姐的下嫁。但收购完成3年后,库卡的业绩一路下挫,被媒体冠之以“噩梦”、“中了邪”相称。因占据了美的集团财报的重要位置,美的也将面临百亿商誉或受损的冲击。

而这四点理由,基本都围绕库卡技术对接美的已有业务和开拓中国市场展开。

新冠疫情暴发后,医用物资紧缺成为加拿大各级政府须解决的一大问题。加联邦政府3月下旬宣布一项产业界动员计划,支持该国企业及制造商迅速提高生产规模或调整生产线,以生产和开发包括医用个人防护、消毒、诊断及检测、疾病追踪等在内的产品或技术。加政府拨款5000万加元,用于推动在加拿大国内提升医用防护物资生产能力并实施政府采购。

当前,受疫情影响,美的集团大量线下门店闭店,线上消费不足,现金流来源冲击剧烈。近日发布的美的集团2020年一季度业绩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的集团营收580亿元,同比下降22.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1亿元,同比下降21.51%。

胖男孩的性早熟更具有隐匿性

对于库卡的收购,是在2016年开始谈判的,这笔交易甚至受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关注与正面回应。

哪些方法可以预防孩子变胖?浙大儿院儿童保健科主任邵洁表示,孩子应避免过度摄入蛋白质食物,如鱼、肉类,避免以水果替代蔬菜。学龄期(6-12岁)儿童,每天蔬菜的摄入量要达300-500克,水果300克(约一个苹果);学龄前幼儿蔬菜摄入量约200-300克;鲜牛奶摄入量保持在300-500毫升。

受惠的进口产品包括医用口罩、手套、防护服、消毒剂、湿巾等防护、消毒杀菌物资,以及一些医疗耗材。

让董关萍担忧的是,家长们似乎只关注到了肥胖会耽误孩子长个儿,而忽视了肥胖会增加孩子们患高血压、糖尿病、脂肪肝、高血脂等疾病的风险,“因为他们不觉得小孩子会得这些病,这些都是成人病”。然而,当不少家长因为性早熟带孩子来找董关萍就诊时,往往会查出孩子还伴随有血脂异常、血糖代谢异常等。

库卡将2019年业绩的下滑归结为全球制造业经济的不景气及中国面临贸易摩擦而产生的负面效果。而2020年的疫情,无疑又给原本不景气的库卡又给了一击。2020年4月27日,库卡发布财报称,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6.2亿欧元,下滑15%,库卡息税前利润(EBIT)为负3420万欧元,去年同期为2220万欧元。

肥胖为什么会导致性早熟?董关萍解释说,肥胖会让人体内的脂肪细胞增多,脂肪细胞中含有激素,孩子在大量的激素暴露中容易性早熟。性早熟带来的危害很多,其中家长最关心的是可能耽误孩子长个儿。董关萍曾在门诊中遇到一位11岁的男孩,疫情期间胖了20多斤,睾丸开始增大,骨龄已经提前进入13岁,如果不及时干预治疗,这个男孩可能“丢失”10厘米左右的身高,变成终生不可逆的损失。

就是这样一家欧洲老牌工业机器人公司,被中国白电行业的巨头美的看上了。在彼时,收购库卡股权的公告中,美的曾给出4点收购的理由:

美的高管的无奈在多个场合都得以窥见。2019年的股东大会上,美的集团董秘江鹏表示,“内部已基本定调,未来两三年内,美的不会做大规模的并购。虽然还有很多来寻求并购和投资的机会,但我们不会做大的投入和投资。”这一表态,与2017年1月刚完成交易时的意气风发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今的库卡,股价在30欧元左右徘徊,距离115欧元的收购价,已经跌去近80%。美的却对当下的库卡无可奈何,只能频频换帅,三年间几乎每年都迎来新任首席执行官。

流行病学调查也许会让家长更信服小孩也会得这些“成人病”的事实。以糖尿病为例,《中国儿童肥胖报告》援引了一项2013年在北京市3个区、县17所中小学1896名6-18岁肥胖学生的调查,结果显示,肥胖学生高血糖的检出率为66.6%——这意味着每10位肥胖学生中,就有6-7位血糖高。

业绩的下滑是最直观的。与美的交易完成的一年时间内,库卡利润暴跌80%,并在接下来的3年内继续下挫。在2018财年,库卡全年总收入32.421亿欧元,税后利润仅1660万欧元;2019财年,全年总收入31.907亿欧元(这比2018财年同期下滑1.6%),息税前利润为4000万欧元。

除却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美的收购库卡时,在战略上的预期也远未达成。除却帮助美的搭建自动化生产线和优化物流设备之外,在2016年发布的收购公告中,美的曾提及,在这笔交易完成之后,公司先行聚焦有刚需的助老助残机器人、康复护理机器人等领域,根据技术成熟的市场需要切入服务机器人。然而,这些愿景非但没有达成,由汽车制造机器人起家的库卡还受到了汽车行业不景气的影响,原本的老业务也受到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