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19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受疫情影响,美国升级防疫措施,许多城市要求餐饮店暂停开业。近日,拉斯维加斯中国城内最大的中餐馆“食为先”(Harbor Palace)也决定暂时关店停业。

近期受疫情影响,不少人不敢在外就餐,在拉斯维加斯,许多中餐馆的顾客大为减少。有些店主提前打烊,让工作人员提早休息,或者缩减员工人数。像“食为先”这类大型中餐馆,大型订单纷纷取消。

“雷山医院在接收时只有病房,缺乏影像、检验、药剂、信息化等配套支撑体系,管理运行难度大。”贵州省支援湖北鄂州医疗队前线指挥部成员、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李昆表示,在反复调研后,医疗队提出了管理运用鄂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后勤辅助体系来支撑雷山医院的运行模式。

(作者:姚琨,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所长助理)

雷山医院一隅。石小杰 摄

“医护人员每天都要对患者的病情、睡眠、饮食、精神情况等各个方面进行评估。”贵州省援助湖北鄂州医疗队队员、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病科主管护师熊天鸿告诉记者,为患者治疗的过程中,医护人员非常重视患者的心理健康,让患者在这里感受到家人般的温暖。

中国城的大停车场上,车辆稀稀落落。少了游客,见不到旅客巴士,拉斯维加斯中国城一下子冷清许多,平日停满汽车的大停车场,现在有相当多的空停车位,商场内店家比顾客多。(冯鸣台)

雷山医院的病房一隅。石小杰 摄

疫情之下,没有孤岛。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战胜关乎各国人民安危的疫病,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疫情发生以后,中国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开展疫情防控专家国际合作,每日实时公布疫情数据,定期发布COVID-19诊疗防控方案,并积极向疫情严重国家捐赠抗疫物资,展现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雷山医院大门。石小杰 摄

在雷山医院,医务人员除了通过中医中药助力治疗、开展多学科会诊和远程会诊等对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外,还加强对患者的心理援助,通过手机连线等方式了解患者的动态信息。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医疗队从出征鄂州,到在雷山医院开始收治患者仅耗时72小时,诠释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李昆表示,医疗队援助雷山医院的经验对今后类似的应急体系建设有一定的借鉴作用,之后将深入研究,积累经验,写出一些总结性经验性的文章。(完)

当前,新冠肺炎仍在全球扩散蔓延,世界各国应当将关注点聚焦在疫情的防控和病患的救治上。此时将溯源问题政治化,不仅有违科学研究的初衷、干扰相关国际合作,而且不利于国家之间的互信,不利于全球携手抗击疫情。

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始终秉持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采取了一系列果断、有力的应对措施。中国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停工、停课,甚至不惜牺牲巨大的经济代价,采取了封城这种“硬核”的隔离措施,把病毒严防死守地锁在自己国土上,为全世界应对疫情赢得了宝贵时间。实践证明,中国政府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各项工作部署是及时的,采取的举措是有力有效的。防控工作取得的成效也再次彰显出中国快速控制疫情的制度优势、恢复并扩展防护物资生产的经济基础和积极对外援助的大国担当。

2月25日,贵州省援助湖北鄂州中医专家医疗队也正式进驻鄂州雷山医院,对该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进行一对一治疗,精准施治,确保一人一方。

为了全面贯彻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要求,贵州省援助湖北鄂州医疗队牵头建立了远程会诊平台,不仅实现了前后方专家的会诊,更实现了鄂州市多家定点医院及多个医疗团队间的联动,进一步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

以美国为例,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行动迟缓,甚至有意淡化新冠病毒威胁,导致美国错过遏阻疫情扩散的最佳时机,沦为全球疫情蔓延扩散的新“震中”。目前美国全境感染新冠肺炎人数已经突破120万,死亡人数超过7万。与此同时,美国国内选战持续发酵,民主党与共和党支持率交替上升,特朗普的主要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上发表署名文章,批评特朗普未能“诚实、有计划、有准备地评估和传达病毒对美国造成的威胁”。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公开批评特朗普让各州自负其责的做法是政府在“推卸责任”。疫情蔓延削弱了国际社会对于美国国内治理能力的信心,也暴露出美国缺乏召集和协调全球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世界卫生组织多次批评美国没有担负起应有的大国责任。面临疫情失控、选情焦灼、舆论追责的共振压力,特朗普政府及其追随者有意对外“甩锅”,将中国当成推卸美国和部分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替罪羊”。前有美国部分媒体频繁炒作我出口及援助医疗物资存在质量问题,后有美国“断供”世卫组织并将矛头剑指中国,散布颠倒黑白的“病毒起源阴谋论”“中国责任论”“中国赔偿论”,其实质都是美国焦虑中国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攀升,担忧恐慌其“领导权旁落”,不愿让国际抗疫合作为中国“加分”,有意抹黑污蔑、诿过于中国,以对冲中国抗疫成效和国际合作的积极作用和道义效果。

中国是疫情较早暴发地,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是病毒源头,更不能就此推断武汉病毒实验室就是源头。早在2月19日,国际专业医学期刊《柳叶刀》就刊发了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27名医学专家的联合声明,指出:“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对引发该疾病的病原SARS-CoV-2的全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公开发表了结果,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了该冠状病毒和其他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该科学结论也得到了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医学院院长及其所代表的科学界人士的支持。”此后,由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哥伦比亚大学、图兰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和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学者组成的研究团队在英国期刊《自然·医学》上发表文章再次强调,科研证据显示导致这一疾病的新冠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不是实验室合成的。4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所有现有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动物,并不是在实验室中创造出来。就连美国国家卫生院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也公开表示,“该病毒的基因证明它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的,而非来自实验室的人工改造”。

自2月13日起,贵州省援助湖北鄂州医疗队先后派出医疗组、影像组、检验组等15支队伍,管理了该院8个病区,按照“相对分区、同类集中”的原则因病施治,为患者提供个体化治疗方案。

在全球化的时代,各国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唯有秉持多边主义精神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同舟共济、团结协作、迎难而上,凝聚起战胜疫情的强大合力,才能有效应对这一全球性风险挑战,才能走向持久和平与共同发展。

反观西方多国,在疫情开始阶段态度漠然,低估了病毒的危害性和传播态势,对中国发生的疫情报有冷眼旁观甚至看笑话的心态,待疫情在本国大幅蔓延开来才猛然醒悟,错过了防控的窗口期,导致事态严峻甚至濒临失控。西方精英阶层日益担忧,若标榜“自由民主”的国度不治,西方将何以自处。一时间西方政客接连抛出歪论,媒体频繁炒作,以掩盖自身应对不足,转移视线热点。

医护人员查看患者的影像资料。石小杰 摄

部分治愈患者与医护人员合影留念。石小杰 摄

雷山医院作为鄂州版“小汤山”,是在原鄂州市第三医院老院区基础上改造、新建的防疫应急医院,可提供772张床位,病房内配备了新风系统、电视、空调等设备,洗手间配有坐便器和淋浴设施。

病毒溯源的研究,需要将众多的生物学信息和流行病学证据汇聚成相互印证的证据链,这历来是一道科学难题,往往需要较长时间的分析调查,才能够有明确结论。人类历史上许多疾病如艾滋病、SARS等,对其源头的探索历经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一直未能得到最终的确切答案,研究工作至今仍在继续。目前世界各国的科学家都在开展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研究,对病毒的来源也提出了一些学术上的观点、猜想和假设。但目前为止,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顶尖科学家,包括美国国内著名科学家和疾控领域专家都认为新冠病毒源于自然,而不是人为制造,也不存在任何所谓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证据。

其次,美国和某些西方国家接连抛出“甩锅中国”的歪论,折射出的是对自身抗疫不力导致国家信用丧失的深刻焦虑。

李昆介绍,医疗队不仅带来了医务人员,更带来了影像、药剂、检验、后勤、院感、信息网络等共计15支完整的医疗队伍成建制整体入驻到了雷山医院,为综合施治、科学施治提供强大支撑。

“目前对于新冠肺炎的病症治疗上,中西医结合有明显效果。”中医专家医疗队队长、贵州中医药大学党办主任刘维琴告诉记者,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许多患者的状况明显改善。

截至目前,贵州援助湖北鄂州医疗队进入临床的医务人员635名,其中雷山医院347人。雷山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平均住院时间在13天左右,没有出现死亡病例。